首页 > 媒体工商 > 正文

媒体工商

【第一财经日报】管理和学术“双肩挑”出不了好校长——专访北京工商大学校长谭向勇

119,面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已当了数年校长的谭向勇笑着说,初当校长的前几年基本不懂行,完全是跟着感觉走,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感觉不踏实

在谭向勇心目中,一个理想的校长,应该在学术上有一定地位,同时兼具强大的协调沟通能力。但最重要的是,一旦当了校长,就必须把80%乃至90%的精力放在学校管理上,不能再管理和学术两头顾。“‘双肩挑出不了好校长。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3个多小时里,他不止一次地强调,中国的大学治理,需要更明晰的微观制度安排。

中国的教育政策,原则层面都很正确,但却很难实际操作,在微观层面的制度安排基本没有。中国的大学管理需要规则层面的精细化管理谭向勇说。

第一财经日报:谈论大学治理时,去行政化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谭向勇:从本质和国际经验角度看,大学不应有什么行政级别。国际上,牛津、剑桥、哈佛等大学的校长也许比当地州长知名度还要高。

为了改变学术单位行政化的现象,可以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但大学的外部环境条件必须改变,核心是三条。

一是实行大学校长遴选制度。由于高校领导选拔权、任命权、考核权、评价权集中在上级主管部门手中,在办学过程中,高校领导很难做到不唯上是从。这造成大学千校一面,缺少特色和个性。因此,大学校领导任命权要适当调整,应由大学的教授会或其他权威机构提出(或选出)适当的人选,再由政府任命。

二是从根本上改变拨款制度。每年一次性由政府主管部门预算拨付,拨款制度要规范透明合理。

三是恢复高校的自治性。政府应转变职能,改变对高等学校的直接管理,打破高校与政府的行政隶属关系,建立法治框架中的高校和政府的委托代理关系,大学依法自主地解决自己的办学特色、专业设置、教学运行等问题,政府部门不能过多地干预学校正常的工作运行。

日报:你刚才提到自治性,事实上,在高校改革中,教授治校也一直备受关注。作为教授出身的校长,你怎么看待这个话题?

谭向勇:我国大学内部组织管理结构基本上属于科层式管理体制,具有强调等级层次与秩序、方便垂直的由上而下的纵向信息沟通、保证权力统一与集中等特征。但这种结构也有其缺点,即容易造成行政泛化、限制学术发展、缺乏办学活力。

比如按《高等教育法》规定,各大学成立校务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作为管理大学行政和学术事务的咨询机构。事实上,这些委员会的成员一般是各级党政负责人,普通教授很少。因此,如何实现教授治学,提高教师的积极性,改善学校的学术氛围,需要认真研究。

大学是通过创造自由探讨和创造知识的平台,引领社会道德的发展方向。从这个角度看,教授是大学最核心的力量。但具体到大学运行环节,我认为,行政和学术不应偏颇,应该让教授管学术和学科建设,行政则掌管学校的日常运行,两者缺一不可。如何更好地各司其职,则需要中观及微观层面制度更加合理的设计。

日报:怎样才是合理的设计?

谭向勇:举个例子,现在讲到去行政化,很多人都在说校长要去行政化。其实,学校的内部管理更要去行政化。

目前大学的校领导和行政机构基本上是参照政府部门的结构设置的。这不但强化了大学行政色彩,也降低了大学的工作效率。并且由于实际工作的隶属关系,资源的分配与控制,往往从客观上形成职能部门对院系的上级关系,并对学术事务越权管理和指导,违背了行政部门的服务原则和宗旨。

改革的方向,应该是首先减少校领导数量,过多的校级领导容易造成权力的过度分散和管理层级的增加。

其次是学校部门设置应按照大部制的思想进行较大幅度改革重组,目前每个学校设立二三十个部门实在太多。

日报:你曾多次强调学科建设在大学建设中的重要性。你如何定义学科建设?学科建设对于建设一流大学到底有什么作用?

谭向勇:所谓学科,其实就是科学地分类。大学只有从各种学科里挑选一些自己能够做得好的,才能站得住脚。

即便全世界最知名的大学,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学科都涵盖齐全,就好像一家服装企业,也不可能把全世界所有的服装类型都生产了一样。每个大学都需要从各种学科中挑选自己能够做得好的来主抓。

这几年,我的体验是,抓大学管理,其实就是抓四件事:第一就是学科建设,这决定大学的发展方向;第二是师资队伍;第三是硬件建设,光有大师,没有大楼也不行;最后,是管理,学校的行为规范、道德风气、文明程度等,都靠管理体现。

其中,学科建设最重要。但是,搞学科建设,不能靠校长拍脑袋,哪个学科热就上哪个。当然,学科建设也与校长的战略判断有很大关系,最著名的例子当属英国的华威大学。这所大学上世纪60年代才成立,原来很一般,但现在在英国已经可以排到前五位,主要得益于它很早就发现并判断信息技术即将崛起。

日报:北京工商大学是否也找到了一些可以引领未来的学科方向?

谭向勇:北京工商大学,主要由北京轻工业学院和北京商学院合并而来,传统上看,其工科和商科比较好。我现在看好的有两个方向:一是食品,一是流通。

现在,中国工程院唯一一名食品方面的院士就在北京工商大学,我们期望在短期内跻身国内前三。

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背景下,消费者使用的东西都是从全世界获取的,这需要大规模的流通业支撑。现在,大部分中国人还住在农村,日常消费依靠的是自产自销,但总有一天中国会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到时,如何让流通业高效保质,成本降低,同时既令生产者、消费者都满意,又让流通领域也赚到钱,这需要会计、财务、物流、市场流通、信息管理、商标管理、超市管理、超市密码配送等诸多学科融合建设,前景非常广阔。

至少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北京工商大学将重点建设食品和流通这两个学科。而且,我们试图让这两个学科结合起来。

谭向勇

● 195710月出生,山西人

曾任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副校长;北京物资学院院长等职

  ● 2008年,任北京工商大学校长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1年1月25日第A8版

来源:www.skd-e.com 作者:手机mg游戏技巧 发表日期:2011-03-03 00:00:00 阅读次数:127212